天添盈

他逆光而来免费在线阅读作者木子轩俞婉儿小说

他逆光而来免费在线阅读作者木子轩俞婉儿小说

他逆光而来

时间:他逆光而来作者:方然来源:wyy

方然写的小说他逆光而来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,主角是木子轩俞婉儿免费阅读内容简介:她就像是一只小绵羊一样,一不小心就跌进了早就为她准备好的坑,而等待她的,竟然是一个拥有暴力倾向的残忍少爷!阴晴不定,脾气暴躁……她小心翼翼,就怕一个不小心触怒了这尊大佛。直......

天添盈《他逆光而来》在线阅读最新章节:

001为什么她不答应?

天添盈月黑风高夜,正是杀人时。

天添盈木子轩身为一个见过血腥碰过刀子的小护士表示,其实这样的夜晚……真的很恐怖啊!

可是她不得不来,因为她的男友狄岩,又欠了赌债。

天添盈闺蜜早就劝她不要再管这个渣男了,木子轩难道对狄岩的所作所为不生气?当然是生气的,但是架不住狄岩声泪俱下的道歉,以及每次都不重样的保证。每次木子轩都想,这是最后一次原谅他了,要是下次他还敢做这种事就分手。

可是一次又一次,木子轩却始终狠不下心来和狄岩分手。

这一次一定是最后一次了!木子轩咬咬牙,马丹这次帮狄岩还了赌债,她肯定再也不会放纵这家伙了!

天添盈“啊--”一声惨叫响起来,木子轩一惊,这不是狄岩的声音吗?

她慌慌张张地赶过去,就看见狄岩被人一脚踹翻在地上,痛苦地捂着肚子翻滚。

天添盈木子轩连忙扶起狄岩,怒道:“你们干什么!”

狄岩不敢对这些人发火,一见木子轩,喷薄的怒火就翻涌而出:“你他妈干嘛去了!是不是想看见老子死在这儿你才开心?他妈的是不是想给我戴绿帽子了!”

木子轩知道他是疼得厉害了,也不管他的污言秽语,对着旁边的黑衣男子说:“我就是狄岩的女朋友,不要再为难他了,他欠了多少钱?”

黑衣男子一身痞气地摘下眼镜,诧异地看了看木子轩,然后嗤笑一声,拿手在狄岩的脸上拍了拍:“哟,臭小子人品不行,艳福倒是不浅啊!”

然后他看向木子轩:“我们老板在里面,请你进去吧。”

木子轩看了看他手指的地方,那是一个库房,看不见一点灯光的泄露。木子轩觉得心跳得有点快,喉咙也有点发干,不禁咽了咽口水。她扶起狄岩往里走,狄岩双腿都发软了,险些没挂在木子轩身上。

天添盈木子轩有点诧异,心想有这么可怕吗?

然而真的见到了那个人的时候,木子轩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差点就给他跪下了。

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人,看起来也就比木子轩大那么几岁,他浑身上下都是一股浓浓的痞气,眼角眉梢都是桀骜不驯的味道。如果仅仅是这样,他也顶多就是个小混混,可是当木子轩一进库房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,她就知道,这个人就是世界的强者。

天添盈她甚至不敢和他对视,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煞气好像能够化作实质,将人压成肉泥。木子轩微微颤抖起来。

太可怕了!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男人!

天添盈似乎是看出了木子轩的畏惧,面前的男人冷笑一声,眉梢微挑:“呵,你就是那个要给你男朋友还钱的人?”

“是的,他欠了多少钱?”木子轩抬起头,努力让自己从恐惧之中挣脱出来。

“那你知道,他欠了多少钱吗?”男人玩味地看着面前的女子。

天添盈木子轩虽然恐惧,甚至双腿都在颤栗,可是她的目光坚定而清澈,仿佛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撼动她的决心。

“不管他欠了多少钱,我都会尽我的一切能力帮他的。”

男人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阴鸷起来,木子轩顿时惊出一身冷汗,连忙回想自己刚刚究竟说错了什么。

天添盈男人撇开眼,看向地上伤痕累累的狄岩:“就是这样的男人,你也愿意帮他?”

木子轩说:“他确实有很多缺点,可是我爱他,不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出事。”

狄岩闻言感动起来,抱着木子轩的胳膊道:“轩轩,我就知道你是最爱我的。能够遇见你是我这辈子的幸运,我也爱你!”

男人厌恶地皱了皱眉,这种软脚虾真是让人看着都恶心,倒是这个女人还有点意思,即便恐惧也不卑微,他很少能够看到有人能够这样直视着他了。

天添盈唔,仔细看看的话,其实长得还是挺不错的,尖下巴大眼睛,即便是在看遍花丛的他眼中也算得上是秀色可餐了。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上这个男人的,除了一张脸能看之外简直一无是处。世界真是不可理喻。

天添盈男人勾起了唇角,把自己的双腿架在面前的茶几上:“三百万,你付得起?”

木子轩倒吸一口冷气,不可置信地看着狄岩:“三百万!你明明跟我说是四十万的,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多!”

狄岩目光闪烁,不敢和木子轩对视。

天添盈男人便好心地解释道:“就在我给他下最后通牒之后,也就是昨天,他又去赌了一把,谁知道玩的有点大,就成了三百万。”

木子轩怒视狄岩:“你前天才跟我保证不会再去赌了的!”

狄岩哭了起来:“昨天我小小去赌了一把,然后就赢了十万!我一直对你感到抱歉,所以就想,要是能够赢满了四十万就走人的,谁知道……谁知道……”

天添盈男人看到这一幕极为愉悦地眯起了眼。接下来的画面他已经能够预料了,被男朋友失望透顶的女友决定放弃男友,然后男友跑过去跪地哭求,却只让女友感到厌烦。

不管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,都是假的,在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负担的重压下,人人都会为了自己盘算。人性本来就自私,所有的温情都是假象。

什么都是假的。

天添盈木子轩深呼吸,然后再深呼吸,扭过头去对着狄岩大骂道:“你他妈的是蠢还是傻啊!这种招数你上当了不止一次两次,怎么现在还能犯!欠教训,你真是欠教训!”

狄岩抱着木子轩的大腿开始哀求,木子轩一脚把他踢开:“你滚开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!”

男人的眸中透出嘲讽来,依旧不动声色地看着两人。

木子轩竭力压下自己的愤怒,对面前的男人道:“请问我能知道您姓什么吗?”

“冷泽。”男人的薄唇微微开合,吐出两个字来。

“好的,冷先生,”木子轩觉得自己被狄岩这么一气,居然都没那么害怕了,“这个债,我替他还。但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护士,一生也许都赚不到这么多钱。”

冷泽的笑容逐渐收敛起来,冷声道:“所以呢?”

木子轩直视着冷泽的双眸:“所以我想和冷先生商量一下,换个处理方式,可以吗?”

冷泽没料到她居然会这么说,打量了她两秒之后才道:“说说看。”

天添盈“我一生都赚不到这么多钱,冷先生就算是天天问我要债也要不到这么多,还要浪费人力物力在我身上,岂不是太亏了?”木子轩对上冷泽冰寒的双眼,努力让自己不要害怕怯场,“不如这样,我每个月分期付款一部分,您算一算我在二十年内能够还多少,剩下的还是狄岩还,这样可以吗?”

冷泽没说话,木子轩不禁有点慌张了,连忙道:“那……我们的两份都收利息,两份利息想必比起一份利息要划算得多吧?况且两个人一起还,贵公司的资金也能早点回流,不是很好吗?”

天添盈冷泽不禁正视起眼前的女孩,突然发现这具孱弱的身体里面也许藏着他所不曾看出来的能量。

天添盈“木小姐的提议很好啊,“冷泽勾唇一笑,不等木子轩松一口气,接着说,“两个人分别一年二十万,连本带息就这么多,木小姐觉得怎么样?”

木子轩瞪大了眼睛,一个月二十万!她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护士,哪里来这么多钱!

天添盈见猎物已经退无可退,冷泽抛出了诱饵:“这样好了,我看木小姐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,不如木小姐来陪我一个月,你的那笔账就一笔勾销,你男朋友的那笔减半,如何?”

木子轩被他气得胸口直起伏,冷笑一声:“对不起,冷先生,我还没有轻贱到要拿自己去还债的地步。我帮我男朋友还债的目的就是希望我们的爱情还能走下去,要是答应了你的要求,那么我还有什么必要还债?一年二十万,我会努力的。冷先生,再见。”

说完她拉起狄岩,转身就走。

狄岩将方才的话统统听到了耳朵里,转头看了看自己这个面冷心软的女朋友,眸中闪过一道精光。

等他们走了,冷泽却不能平静下来。

天添盈为什么她不答应?为什么她会愿意为那样一个男人做这些事?这个世界上分明都是假的,她为什么看不透?

天添盈冷泽深黑的眸子里诡谲变幻风云不息,他紧紧咬着牙,将手里一个玻璃杯子捏爆了。

他身边的手下吃了一惊,连忙给他包扎伤口,见他不知怎么的竟然情绪变得这么不稳定,连忙劝道:“老板,您不能生气啊,身体会受不了的!”

天添盈冷泽听了这话,眸中的冷光更盛,手下只觉得浑身一寒,险些被他的目光冻伤。

冷泽一把拿起桌上的酒瓶,往地上一掷!

头好疼……木子轩揉着自己的头坐起来,一时间有点想不起来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而当她坐起来的时候,她猛然间发现,被子下面的自己竟然未着寸缕!

木子轩顿时魂飞魄散,环视四周,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陌生无比的房间。

002她为什么会在这里?

这里是哪里?她为什么会在这里?究竟发生了什么!木子轩迷迷糊糊地想起来,为了还债,她昨天一口气接了好几个医院的任务,在各个医院的手术台之间来回奔走,深夜才沉沉睡去,怎么今天早上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!

木子轩怎么想都想不出来究竟是怎么回事,头昏眼花还恶心的感觉让她不禁皱紧了眉头。一瞬间她就明白过来,这是有人给她吃了主治镇定催眠的三唑仑片!

就在这个时候,门被人打开了。木子轩连忙用被子把自己裹好,如临大敌地看向门口。

走进来的那个人,穿着一条西装裤和一件衬衫,勾勒出完美的身材,正边走边解自己衣袖的扣子。这人俨然就是冷泽!

木子轩吃了一惊,随即就想起那天的事情来,气得连对他的恐惧都不顾了,连声嘲讽道:“原来冷先生就是这样一个人,看来我真是看错你了!”

天添盈冷泽揉着宿醉的头走进房间,一进来就看见睡在了他床上的女人,迟钝了两秒种,他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。

天添盈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冷泽宿醉以后的心情一向不好。

木子轩冷笑:“把我绑架到这里来还假惺惺地来问我?呵呵,冷先生,这年头失忆梗可不是万能的!”

冷泽挑眉:“呵呵,前几天还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,今天就迫不及待地要爬上我的床,女人的心这么善变,你男朋友知道吗?”

木子轩气得脸色通红,厉声道:“冷先生,我想你应该送我回去比较好,不然的话现在我的体内应该还有药物残留,告你一个意图不轨还是不成问题的!”

冷泽只觉得不可理喻,笑了一下,随即脸上的表情便阴鸷下来。

木子轩不禁在被子里瑟缩了一下,有些不敢和他对视。

冷泽走上前去,一把掀掉了木子轩身上的被子,俯身望着她:“现在你在我的地盘上,还敢威胁我?呵呵,看来你还不明白现在究竟是谁处在劣势啊,需要我来提醒你一下现在最好应该乖乖听话而不是张牙舞爪吗?”

天添盈木子轩惊呆了,连忙护住自己的身躯,不禁后悔起来自己刚刚干什么逞一时口快,竟然激怒了他。

天添盈冷泽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女子,她雪白的肌肤好像凝脂一样吹弹可破,一张娇俏的小脸因为恐惧而微微皱起,又因为害羞而带了两抹红晕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毫无威慑力地瞪着他。

既然已经有人把她送到了自己的床上,享用也是理所当然的。冷泽既然感觉到了诱惑,自然不会放过眼前的女人,于是扯过她的双臂,在她的惊呼下,毫不犹豫地压上了她的嘴唇。

天添盈木子轩一开始是愣住了,眼前这个不过才见了一两面的男人的吻里侵略意味太浓重,激烈的吻让她几乎无法呼吸,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令人恐惧的气息更是让她全身僵硬!

天添盈木子轩的容貌本来就很清秀,一双眼睛更加是好像会说话一样,充满了对他的控诉。她一直在哭,从喉咙里溢出细细的呜咽,又透着对他的恐惧,一如那些未曾精心挑选就擅自上了他的床的女人一样。

冷泽顿时感到索然无味,站起身来走出房间,找到自己在院子里守着的手下:“房间里的人是谁送进去的?”

天添盈手下一见冷泽的脸色,连忙道:“是、是那个狄岩,就是那个女人的男朋友,求了好几天,说要把她送过来给您赔罪。”

冷泽心头一股火起,心想这都什么事儿啊。眼前又浮现出木子轩那双幽幽带泪的双眸,不禁一阵烦躁,伸手就给了手下一巴掌:“胆儿肥了啊,居然敢不向我请示就听一个狗杂种的话!要是活腻了,自己去老赵那里领罚!”

可怜那一米八身材高大魁梧的手下一掌就被打趴在地上,顶着肿起半边的脸也不敢大叫,连忙道:“老大,我是看上次您好像因为她拒绝了所以心情不好才……对不起老大!这种事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!”

天添盈与此同时,这位手下心里也很火大,把狄岩的祖宗十八代都痛骂了一遍,恶狠狠地发誓以后绝对会让这个男人吃不了兜着走。

天添盈很快就有人将木子轩送了出去,木子轩受了惊,到现在脸色都是苍白的,但是因为逃过一劫,眉眼里都是轻松。

冷泽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一抹轻松碍眼得很,干脆不去看了,挥挥手就让人把她送走。

天添盈木子轩回了家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被打爆了,原来她今天的手术还没去。

天添盈木子轩刚想走,就碰见了恰好回来的狄岩,狄岩看见她吃了一惊:“你、你怎么在……”

木子轩皱皱眉:“什么?”

狄岩不自然地别过头去,咳了两声:“没什么……昨天休息得还好吗?”

“唔,还行吧。”木子轩含含糊糊地道,一边左顾右盼地收拾东西。

狄岩抬了抬眼睛,眼珠子一转便道:“轩轩,医院很忙吗?”

天添盈木子轩瞪了他一眼:“还不是为了给你还债?我们医院这几天手术没这么多,我还得跑到下面的医院跑手术,不然哪来这么多钱还?你还不快去上班,到时候你自己的一部分还不上我可不再帮你了!”

天添盈狄岩搂住木子轩的腰肢:“轩轩,有你真好。要是没有你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。我爱你。”

天添盈木子轩舒了一口气,眉眼柔和下来:“我也爱你。狄岩,你不能再赌了,这次是我最后一次帮你,如果你再去赌,我肯定不会再帮你了。”

天添盈狄岩在她的颈窝里蹭了蹭,温柔地说:“知道了。之前是我鬼迷心窍了,但是前几天看到你的表现,让我知道了最重要的还是我们之间的爱,其他的根本无关紧要。现在我已经想好了,好好还了债之后我们就结婚,好不好?”

木子轩点点头,转身抱住狄岩:“你知不知道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你会没命了,我真的不想管你了,可是又怕你会出事……你说你怎么总让我担心呢?”

狄岩轻笑一声:“我知道我家轩轩最心软了,来,让我亲一个。”

天添盈木子轩一脸幸福地抬起头,狄岩却脸色一变,看着她雪白的脖颈上一块明显的青痕:“这是什么?”

天添盈木子轩迷茫地睁开眼睛,随即脸色大变,捂住自己的脖子,面色惨白地往后退了几步,心虚地说:“我、我先走了。”

天添盈狄岩一把抓住想要逃离的她,不依不饶:“你给我说清楚!为什么你身上会有、会有吻痕?我昨天可不在家,你究竟做了什么?”

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木子轩佯作镇定地抬头道,“我要迟到了,就先走了,在家记得吃午饭,别忘了。”

狄岩眯着眼睛看木子轩落荒而逃的背影。他长着一张清秀过了头的脸,一双桃花眼极招女人喜欢,也因为这份女人缘,他游戏人生欺骗人心,用自己浅薄的资本去欺骗浅薄的女人。此时的木子轩在他的眼中就是一个蠢得让人不敢相信的女人。

天添盈他的脸上的温柔荡然无存,唇角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容。

狄岩轻轻启唇,从嘴里吐出来两个字:“傻逼。”

天添盈木子轩急急忙忙跑到医院做手术,虽然说护士要做的事情不如医生多,但是护士在手术台上也是不可或缺的,一个有经验的护士有时候能够发挥的作用是难以想象的。

然而一向都是以小心谨慎出名的木子轩这几天因为过度疲劳,险些犯了大错,被严厉批评了,还记了过。木子轩坐在医院里的坐凳上,抬起头都觉得灯光在闪烁不已,头都快裂了。木子轩苦笑,这日子过得。

天添盈狄岩是什么样的人,她当然清楚。闺蜜知晓了他们俩之间的事,几次三番地跟她分析,这个人怎么怎么渣,不值得这么付出。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,怎么能是这么简单的呢?

她从小就没了父母,孑然一身地过了近二十年,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狄岩,用他的温柔,用他的包容,将她融化。当狄岩出事的时候,表露出那么需要她的样子,不可否认,她的心里是有些自得的。

第2章结束

003真的很欠揍

她喜欢这种被人需要的感觉,出了狄岩,还有谁是离开了她就不行的呢?她不过是一叶孤舟,飘摇在风雨之中,一个浪头下来将她没入水中,就再没有人记得。

天添盈和闺蜜想的相反,她很清楚地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又是什么禁锢住了自己的脚步。但是她心甘情愿,甚至不愿意去想更遥远的事情。

“木小姐?”一声温润的男声响起。

木子轩惊醒,抬头看见一个正微笑着看她的男人。

木子轩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一个人,迟疑地问道:“请问你是……”

男人微笑,金丝眼镜下的双眼温和无比:“您好,我叫凯森,受人所托前来。”

“啊,凯森先生,”木子轩还是不太明白他的来意,“受人所托?”

“是的,木小姐,有一个病人需要您的看护,”凯森指了指医院外面,“请问现在方便吗?”

木子轩苦笑,因为险些酿成大错,她被暂时停职了,急功近利反而适得其反,讽刺得要命。于是她点了点头,跟着凯森出去,走向医院外面的咖啡厅。

凯森坐定了,点了两杯咖啡,才从文件包里取出文件来,递给木子轩。木子轩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疑惑地接过来,发现是一份协议书。

凯森微笑着说:“我想,木小姐最近可能比较需要钱。”

天添盈木子轩惊然抬头,警惕地看着凯森。

凯森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反应,继续说:“我家老爷派我来找您,给我家少爷做看护,试用期一年,一个月工资两万,包吃包住,过了试用期工资还会再涨。”

木子轩听见这么好的条件几乎目瞪口呆,随即加倍的戒备起来:“究竟是什么样的工作才会有这么高的工资?我希望你能够把工作的所有内容都告诉我,不要有任何隐瞒。”

天添盈“我们家少爷每三个月都有一段时间非常虚弱,这段时间就需要一个有专业素养的人来做看护,平时只需要陪着少爷就行了,在他有需要的时候给予一定的看护,没有需要的时候您可以保有自己的私人生活。当然了,我也会保证您不会受到任何虐待。”

“但是,试用期期间不允许辞职,只能等一年之后才能不做。在这一年里,您不能和外界有配资开户 ,就是离职之后也不能和任何人提及在任职期间的遭遇,在任职期间您看到的和听到的,都不能有半点泄露。这一点,我们会派人对您进行长达一年半的监听监控,如果有所违反,我想后果您应该知道,不会让人太轻松。”

木子轩听了才明白,难怪这么个看护工作怎么会工资这么高,原来是这样。

天添盈木子轩一言不发地搅拌着面前的拿铁,上面漂亮的奶油已经被她搅得乱七八糟。

凯森也不着急,等她思考了一段时间之后,才缓缓地说:“木小姐,在来之前,我们对整个市里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做了详细的调查,其中不管是性格还是本事,您都是很适合的一位……”

天添盈“因为我缺钱,所以就变成了最适合的一位,对吗?”木子轩自嘲地笑了笑。

天添盈凯森也笑了起来:“是的,确实是这样。因为这个条件有些苛刻,所以能够答应的人并不多。我想,木小姐既然都能够一天做五台手术了,这么点小困难怎么能难倒您呢?”

木子轩不答话,抬眉看了他一眼:“你是你主家的律师?”

“不,并不是,”凯森优雅地笑了笑,镜片下的眼睛温润如水,“其实我和木小姐是同行,我是医生,在您工作的地方附近开了诊所,平时也是老爷的私人医生。”

“你很年轻。”木子轩喝了口咖啡。

凯森说:“年龄并不能成为判断我专业水准的标准,木小姐您说呢?”

木子轩笑笑:“那为什么你不去给你家少爷做看护?”

“嗯,因为我家少爷……脾气有一些特殊,可能需要有人长期跟在身边,我不能给少爷最完美的照顾。”凯森的话说得十分漂亮。

木子轩心想,好嘛,又多一条脾气差。

木子轩开口道:“这个协议我会签,不过在此之前,我能知道我即将看护的人是谁吗?”

天添盈凯森礼貌地笑道:“木小姐,这些都是主人家的隐私。不过我能告诉你的是,这是一个身材很棒长相英俊的优秀青年。”

木子轩脑补一个病娇暴躁、八块腹肌、相貌英俊的……优秀青年,发现自己完全脑补不出来。世界真奇妙,居然还能创造出这种自相矛盾的人来。

天添盈当她签完协议才半开玩笑地问凯森的时候,凯森说:“我们的少爷,姓冷。”

木子轩:“……”

天添盈“我能后悔吗?这个当我没签可以吗?”

凯森的笑容纹丝不动:“抱歉,不能,您在落笔的那一瞬间,这份协议就已经具有法律效力了。对待法律,我们可不能如此草率,木小姐您说呢?”

木子轩发现自己真的好想把面前的男人暴打一顿,这偷换概念换的简直不能忍。

然而当她当天下午刚和狄岩告别完就被凯森接走,送到冷府的时候,木子轩再次沉默。

世界敢不敢不要这么小!难道世界上的总裁CEO黑道白道只有冷泽一个人吗!难道她要和那个恐怖的男人相处一整年吗!

凯森看出了她的畏惧和抗拒,笑道:“木小姐,不用紧张,您和我家少爷见过面了,比起陌生人来肯定要熟悉一些,这样不是更顺手一点吗?”

木子轩面无表情地转过头去:“不要笑了,你这样笑我真的好想打你。”

天添盈凯森:“……”

天添盈木子轩:“为什么我感觉自己被坑了呢?你告诉我,是不是一上来你就准备好要坑我了?”

凯森再次礼貌地微笑:“木小姐,您想多了。”

天添盈木子轩:“告诉你不要笑了!真的好欠揍啊!”

进冷府的时候,木子轩真的有种想要泪流满面的冲动。她战战兢兢地在凯森的陪同下上了楼,看见了穿着一身衬衫站在床边的冷泽。

房间里没有开灯,昏暗无比,从窗外打进来的光线将他的侧脸照亮,从额头到下巴一直到脖颈的线条流畅而漂亮,他看着窗外,身上的戾气被无意中收敛起来,好像只是一个俊美的青年一般。

天添盈他穿着雪白的衬衫,饱满有力的肌肉线条从衬衫里勾出形状来,让人浮想联翩。下身就是一条西装裤,和上次看到他的时候穿的差不多,但是因为角度问题,这一次更加显得他的身材挺拔高大。

天添盈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传来,冷泽缓缓地扭过头来,看见了屋里的两个人。

天添盈当目光落在木子轩脸上的时候,冷泽连一点停顿都没有,就问:“这是谁?凯森,我都说了我不需要看护。上一个看护走了就走了,有什么都不了的?”

木子轩:“……”

天添盈凯森说:“少爷,这位小姐您应该见过的。这是A市第一医院的护士,专业素养非常好,我相信她能够给您最好的照顾。”

天添盈冷泽仔细地看了看木子轩,恍然大悟:“哦,就是那个被渣男骗得团团转还不知道的蠢女人啊?”

天添盈木子轩:“……”

天添盈凯森微笑:“是的,这说明她的脾气好,很快就能和少爷您磨合好。”

冷泽冷笑:“你在说我脾气不好?”

天添盈凯森仍然在笑:“少爷,您和我们不一样,不需要迎合他人。”

木子轩:“……”

冷泽不耐烦地挥挥手:“走吧走吧,最讨厌你这张嘴了,说什么都这么圆滑,黏黏糊糊的听着就难受。”

凯森顺从地退下了,木子轩也战战兢兢地跟在他身后想走,身后冷泽扬声道:“你站住!”

天添盈木子轩立刻停住了脚步,转身不安地看了看冷泽。

天添盈冷泽不耐烦地说:“你的房间在后面的屋子里,没事不要来打扰我。每天晚上看到我回来了自己机灵点儿上来,看到不该上来的时候就别来,听见了没?”

木子轩心想,什么是不该上来的时候?她怎么区分啊?但是她也不敢直接问他,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,说:“那……我能下去了吗?”

冷泽挥挥手,木子轩就圆润地滚了。

一边整理东西,木子轩回想起来那天那个尴尬的吻,不禁脸皮发烫。她不由嘀咕起来,和狄岩接吻怎么都没有这样的感觉?真奇怪。

晚上她睡了没多久,就突然被吵醒了。吵醒她的是一阵杂声,好像是从前院传来的,木子轩本来不想起床的,但是想一想说不定冷泽有什么需要呢,于是还是勉强爬起来了。

然而刚刚感到前院,木子轩就怔住了,站在原地,浑身血液倒流,手脚霎时间冰冷下来。

前院灯火通明,一个人被按在长条凳上,浑身血污,另一个人拎着鞭子,一鞭子下去,就是皮开肉绽外加一声惨叫。

冷泽穿着衬衫马裤皮靴,双腿伸直搭在面前的脚凳上,锃亮的皮靴在灯光下闪烁着冰冷的光芒。而他的手中浑不在意地玩弄着一把枪,手指灵活地上下翻弄,神色冷漠,浑身上下散发着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那种逼人的压迫感,完全没有染血,却比地狱修罗还要可怖。

天添盈《他逆光而来》已经完结,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

内容不显示部分

同类文学小说